当前位置 主页 > 汽车美容 >

朱迪?福斯特从影五十年,这是她唯一后悔的事_娱乐频

  

作者:Kate Erbland

译者:朱溥仪

校对:Issac

来源:《IndieWire》

身为演员和导演的她告诉IndieWire,假如临终时刻到来,关于自己的电影职业生涯她所一定要说的话,还有一部她从未后悔过的电影。

朱迪?福斯特近期不会退休,但是这位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得主、当过四次导演的人已经开始认真思考她的遗产了。「如果我有机会能够在葬礼上向我的职业生涯道歉的话,我会说,真的很抱歉,对我来说答应一个项目实在太难了,」她在近期的采访中这么告诉IndieWire。

「我没能够按照自己期望的那样拍很多电影……我特别后悔我没能多导几部戏,这三十多年我只导了四部戏。这太荒谬了,不过我也实在太忙了。我有孩子、有公司要忙。我还要演戏。」

没花什么功夫福斯特就说出了她的职业理念,她还在娃娃学步时就开始演戏了。最重要的是,对她来说,聊天是件简单的事。「我小时候很爱和妈妈说话,妈妈问我长大后要做什么,我总是说我要当专业聊天的人。」她现在正为动作惊悚片《阿尔忒弥斯酒店》巡回宣传,「这是我最终做的事情。」

《阿尔忒弥斯酒店》(2018)

在被问到她是否有酝酿已久的拍摄计划时,福斯特坦诚她很后悔没多导几部戏,从1991年到2016年,包括《锦绣童年》(1991)和《金钱怪兽》(2016),她只导了四部片子。

《锦绣童年》(1991)

关于这个问题,短期内是没有,长期来说就要视乎这背后的驱动力了。对福斯特来说,为工作之外生活上的事情腾出空档是很难的,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艰难的选择,但是对那些在好莱坞的光芒下成长的人来说,则是更为焦虑的选择。

《金钱怪兽》(2016)

「我想这也是我的个性,我想要的不止是工作。我得这样,不然的话,我的脑袋会爆炸的……我真的得为真实的生活努力奋斗,去旅行去度假,给我的孩子买鞋,去儿科医生那,参加他们的大学校园参观之旅。我非常重视自己的生活,我总会把生活放在优先位置。」

尽管谈到了最后的遗憾以及邻终祈祷,福斯特还是期望能在未来重新拿回导筒。「我努力弥补失去的时间,但还是很难因为我和过去一样挑剔,」她笑着说道。

在接戏方面她也很挑剔。她五年来第一部戏是出演德鲁?皮尔斯的导演处女作《阿尔忒弥斯酒店 》。她是自己搜索到这个角色的,一个情感脆弱的角色,大家只称呼她「护士」,她在2028年的洛杉矶经营一家专为罪犯服务的私人酒店。「我一直在找更有变化的角色,我从没演过的全新的角色,」福斯特说道。

《阿尔忒弥斯酒店》(2018)

这位女演员早就把转变放在考量的首位,这就是她说自己挑剔的原因。「有很多事情我不想做,因为我都做过了,」她说。「有些事情你看到了,就想说,哦,我还要再做一次吗?演员生涯是很长的,我已经入行52年了,有很长的时间让你做同样事情。可能这其中有很多很棒的事情,可我已经不感兴趣了。」

福斯特在1992年凭借《沉默的羔羊》斩获奥斯卡,在这之后她很快体验到了电影业有多爱把演员分类。获得最佳女演员奖的回报:接到许多和「见习FBI特工克拉丽斯?史达琳」一样的角色。而福斯特对此不再感兴趣。

「我不断接到完全一样的角色,这并不让人惊讶,不过对演员来说是很大的风险。如果你在一个角色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许多人都看过,那么这时候片方宣传你出演同样的角色,他们会得到两倍的观众,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投资。不难理解产业就是这么运作的,不过我不想这么做。我直接走开了,做了很多不一样的事情。」

这几年来,福斯特没怎么演戏。2013年她在《极乐空间》里演了个配角,这个角色距离《杀戮》和《海狸》(她也是本片的导演)已经过了两年,离她出演家庭冒险片《尼姆岛》都有五年之久了。

《极乐空间》(2013)

皮尔斯的影片为她提供了有趣的、有转变的角色,为年?稍大的女性演员打造的角色。这在好莱坞也是个稀奇事,虽然福斯认为这个行业已经好多了。毕竟,她眼光长远。

「我总感觉只花一年时间得出什么伟大的结论是很目光短浅的事情,我认为文化是在发展的,在这方面的意识也加强了,这也反映在我们看到的电影里。可能这样的发展有些缓慢,但在女性角色方面确实发生了变化。我认为现在比过去有了更多年长、有趣的角色。」

《阿尔忒弥斯酒店 》是福斯特在2007年的《勇敢的人》后首次担纲主演,开码现场报码室开奖结果,后者的政治意味引发了福斯特的好奇心。

《勇敢的人》(2007)

虽然皮尔斯这部惊险动作片主要讲述了在洛杉矶秩序混乱的时期,罪犯互相欺骗的故事,但它还涉及了警察暴力、医疗体系、类鸦片危机、机器人学以及逐渐耗尽的自然资源等话题。虽然福斯特不认为自己是政治人士,但长久以来她都倾向于包含这些讨论的影片。

《阿尔忒弥斯酒店》(2018)

你必须考虑我们要朝什么方向前进,我们要去哪,现在情况如何?科幻电影对于我们的未来生活是很有先见之明的。这也是我喜欢《黑镜》的原因。我们创造的科技是为了帮助我们实现梦想、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,它的确给了我们想要的。这反映了我们混乱的心理。

福斯特去年执导了她的第一集《黑镜》,这一集巧妙地结合了现代的不安和家庭情节剧,聚焦一对因恼人的技术而产生隔阂的母女。高质量电视剧的勃兴??重视导演的眼光??甚至让福斯特这样的行业老手都大为震惊。

《黑镜》(2017)

「我认为我们没有看到高质量电视剧的勃兴,这是因为长久以来两个世界是相当独立的,在电视业革命之前,也确实没什么高质量的电视剧。电视以及流媒体愿意去做电影完全不愿做的事情,因为电影已经陷入了一种企业束缚。在电视剧方面,它们给予尝试的自由,这种自由交到了电影人的手上,这种自由能够持续整整八季电视剧或是迷你剧。」

电视剧是福斯特最近关心的重点,她也执导了《女子监狱》中的几集,还有同属Netflix的《纸牌屋》。「流媒体上的电视剧改变了一切,因为我们正身处它的黄金期。我认为,这是对所有人来说最刺激的地方,不管是女性还是身处其中的其他人。」

《女子监狱》

这表明她选择了电视作为女性导演的最佳职业场所。即使她还是童星的时候,福斯特也知道她很想当导演,但是那时候的她并不经常看到女性从事这份理想工作。这一点也改变了。

「这么多年来没变的就是女导演。我开始拍戏的时候,片场就没什么女性,只有饰演我母亲的演员,可能还会有个场记。大致来说就是这么个情况。那时候片场就没女性,这点现在也改变了。将来会有主流的女性导演吗,这个询问根本没有改变。我觉得这个情况只是没有发生。」

福斯特说,电视以及流媒体平台给予的自由已经改变了行业现象,而且在这个方面会有持续的进展。「女性被排除在主流导演之外,因为他们认为这个职位由女性担任具有高风险。我认为主流好莱坞电影,就是说六大发行商,是最不愿意承担风险的了。」

福斯特或许是挑剔的,但她绝不是不愿意承担风险。尽管她对自己的导演生涯还有些遗憾,但是说到她的成名角色之一时,她毫无保留,香港曾道人开奖。四十年过去了,她还是会瞬间接下《出租车司机》的。

「我愿意拍一千次《出租车司机》。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佳片而已。它是这个时代开创性的作品,特别是在那个历史时期。在越南战争之后的美国是什么样的?我能感受到特拉维斯?比克尔明确地表达了这一切。我为这部影片而骄傲,我不愿它有一丁点的改动。」